Menu

每经记者直击医保谈判第三日场外:投行券商人士急探消息,PD-1市场几大厂商齐聚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01/12 Click:197

每经记者 周程程 北京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陈 旭

“压得太狠了,相当狠。”12月16日下午3点半左右,一家江苏药企人士走出2020年度国家医保目录准入谈判的会场时表示,此次谈判药品是2018年新批的一款中成药,谈判价格大大超出厂方预期,但该人士并未透露具体降幅。

这是2020年国家医保谈判的第三天。《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从现场获悉,当日谈判药品涉及抗癌药、内分泌药品等多个领域,罗氏、住友、安进、以岭药业(002603,股吧)、扬子江药业、西安杨森等国内外药企参加了当日谈判。

备受关注的PD-1/PD-L1药物谈判也在12月16日进行。根据此前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目前已在国内获批上市但尚未进入全国医保的全部7个PD-1/PD-L1药品,均已通过了形式审查。

PD-1/PD-L1本土药企方面,记者注意到,百济神州、君实生物、恒瑞医药(600276,股吧)的全资子公司苏州盛迪亚均出现在会场,但上述企业的人士离开会场时并未透露谈判结果及相关信息。

尽管谈判结果尚未揭晓,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已先行上涨。例如,恒瑞医药(600276,SH)12月15日大涨7.67%,时隔4个月后市值重回5000亿元,12月17日再度大涨8.42%;君实生物(688180,SH;01877,HK)12月15日上涨4.66%;百济神州(06160,HK)12月16日上涨8.51%。

市场焦点:仍在PD-1/PD-L1谈判

医保谈判第三天,气氛依旧十分紧张。一些药企人士在即将谈判前仍在试图打探消息。

12月16日下午1点,正排队等待进入会场的本土药企人士吴红(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是其所在企业第一次参加医保谈判,有一个品种参与,老板对此非常重视,由他本人带队来参加谈判。

“在成本测算方面我们做了详细的准备,希望谈判成功能带来更大的市场销售量。”吴红透露,这次参与谈判的品种是骨科领域药品,她还指着队伍前方排队的几名药企人士小声对记者说:“你可以去问下他们什么情况,他们也是谈骨科产品的。”

吴红说,自己也关注了前两天其他企业的谈判情况,感觉还是挺紧张的。

想要打探消息的不止是药企,券商、投行人士身影也出现在会场外。

“过来是为了关注PD-1/PD-L1的谈判情况。”一位投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当被问及关注原因时,该人士直言不讳:“体量大、最赚钱。”

立鼎产业研究院2019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我国PD-1市场规模已达330亿元以上。

另一方面,由于今年参与谈判的PD-1/PD-L1药企数量较去年更多,形势也更为复杂。

去年的医保谈判中,跨国药企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和本土药企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参与医保谈判,最终仅信达生物的“达伯舒”谈判成功纳入医保。尽管达伯舒降幅达到63.73%,但其因纳入医保也享受到巨大红利。

今年更多企业将争夺市场。除信达生物的“达伯舒”外,包括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在内的3家本土药企,以及罗氏、阿斯利康、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等跨国药企都有志于争夺市场。

企业获批适应症的重叠也将进一步加大竞争激烈程度。特别是在霍奇金淋巴瘤这一适应症上,信达生物、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均已获批。

记者注意到,君实生物、百济神州企业人士均在12月16日结束谈判后快步离开会场,未透露谈判结果及相关信息。

医保谈判:创新药放量催化剂

此轮医保谈判,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12月16日下午5点左右,3位药企人士大步走出会场,高兴地表示“谈判成功”,并合影留念。

而就在约10分钟以前,一家本土药企人士则失落离场。

该药企人士表示,所谈药品为类风湿中成药,谈判时价格压得比较低,比原价降幅超过60%,低于产品成本,以至于企业无法承受这一价格,谈判失败。

上述药企人士表示,一个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周期长且成本高,成功率也低。如果刚上市价格就一下子压得太低,企业受影响较大,对企业的研发积极性或产生影响,建议给企业一定的降价缓冲期。

如果药品谈判失败而未纳入医保,对企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上述药企人士认为,对小企业而言,恐怕只有让别人参股或者卖掉。

不过,许多创新药企却看中了另外一面:谈判成功后以较大价格降幅来换取市场快速放量的契机。

兴业证券研报指出,创新药上市之初的高定价因素往往制约患者的渗透率,药物招标、进院采购等环节周期又相对过长,叠加未纳入医保也会导致在入院和推广方面受到一定阻碍,因此快速纳入医保虽然会伴随之价格下降,但可以带来渗透率的显著提升,因此目前医保谈判已成为创新药放量的重要催化剂。

该研报认为,基于当前渐趋完善的医保谈判制度,创新药在上市初期以较大幅度降价而纳入医保谈判目录已逐渐成为常态。快速推进研发抢夺先发优势以及合理的定价策略等方面,将成为创新药市场竞争的重要因素。

除通过谈判将新药纳入医保外,企业也十分关注续约谈判药品。对曾进入过医保目录重新续约谈判的药品,若已经发生的报销额度超过了预算的目标,要按比例再次降价。

一位药企人士表示,其公司2017年一款药品纳入医保后销售额实现增长,如今已超过10亿元销售额,对于参与此轮医保谈判,前期已做了积极准备。

这意味着该款药品有望迎来再次降价。此前,2019年续约成功的药品又平均降价26.4%。